FANDOM


賈選凝Jasmine Jia),北京電影學院畢業,香港中文大學傳播碩士,現職《文匯報》,亦有在《信報》、《亞洲週刊》及《南方都市報》撰寫文章。她撰寫的一篇藝評獲藝術發展局的首屆藝評獎金獎,卻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

藝評奪獎惹爭議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在2012年7至9月舉辦首屆「ADC藝評獎」,鼓勵18至40歲年輕評論員參賽,以期望藉此發掘新一代的藝評人。參賽藝評全文上限3,500字,評論對象必須在2012年內出版或舉行,而藝術類別不限,例如音樂、戲劇及電影等,分金、銀、銅獎,獎金分別為五萬、二萬及一萬元。[2]

2013年2月25日,獎項評審結果揭曉,賈選凝撰寫的影評《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片焦慮》獲得金獎,捧走五萬元獎金。她的得獎影評內容指《低俗喜劇》導演彭浩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成功」,「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去『污名化』大陸人形象……其實是狹隘的『精神勝利法』」,認為電影應該「為觀眾提供健康的審美和省思現實的人文關懷」。評審評語則指文章從社會角度探討港人身份定位及與內地關係等主題,「既具強烈的批判精神,亦不乏創意及獨特見解,讓讀者反思香港的主流價值」。[3]

原文

從《低俗喜劇》透視港片焦慮[3]

  《低俗喜劇》的成功毋庸置疑,僅800萬港元製作費卻賺回了3000萬港元票房,更掀起了追捧港產片中「本土性」的熱潮。但在這套電影靠「低俗」大獲全勝的同時,倘若我們不只滿足於從電影中獲得低層次的視聽刺激,便會為該片的成功所折射出的今時今日之港產片形象備感沉重——或許這部如此「低俗」的影片能做到「口碑不俗」、被香港普羅大眾認受獲得廣泛共鳴,只是「港產片」的誤入歧途。

以「低俗性」偷換「本土性」

  作為香港中生代導演中的佼佼者,彭浩翔近年來被許多擁躉視為讓港片「枯木逢春」。然而,他摸準的這套低成本、高收益的港式小品路數,看似在為被合拍片潮流不斷蠶食的「港片身份」正名,實際上卻和這座城市生產的許多其他不負責任的文化產品一樣,鼓勵著港人愈加反智、愈加不介意低俗甚至以低俗為榮。

  從《志明與春嬌》開始,彭浩翔電影的賣座法寶,就是毫不掩飾地販售和消費低俗。廣東粗口支撐起的大量對白,讓本土觀眾「爽」進內心身處——創作者狡猾地用「低俗性」偷換了「本土性」,使得人們不必對壞品味有任何羞愧,因為這是「道地港味」。而《低俗喜劇》作為一部文藝作品的惡劣之處,正在於它把對觀眾「求爽」心態的縱容,上升為一種變本加厲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甚至打正旗號「沒有最低俗,只有更低俗」。

  低俗得義無反顧的《低俗喜劇》——它連英文名也要叫“Vulgaria”——卻連「彭浩翔電影」一貫為觀眾提供的敘事樂趣也付欠奉,它甚至不是個有結構的故事。即使忠實粉絲,也難以講明除了串聯起一個個黃色段子,該片意義何在,於是他們說,至少還有本土創作者願打造一部「只」取悅本土觀眾、「只」瞄準本土市場的電影。

  但這恰恰是讓人最心驚之處——因為「只」拍給香港,所以可以臨時起意即興拍攝,交出一個東拼西湊的故事,因為「只」需要本土觀眾看懂,所以夠爛夠俗夠低級,就能令他們high至極;因為要滿足港人,所以要盡情釋放這個高度文明的社會內部人們壓抑心底的粗俗低劣,將guilty pleasure 變成guilt-free pleasure。

  《低俗喜劇》的賣座,證明彭浩翔用文化垃圾娛樂普羅大眾成功,也印證港產片及本土文化產品中的「潛規則」:「低俗性」才是叫好叫座的「本土性」之主流。

  男主角杜汶澤接受採訪時大言不慚:「低俗是港產片的一個核心價值。」本土創作者與受眾早已視「低俗」為理所當然,甚至理直氣壯地將其美化為「香港特色」,這種文化消費上顛倒黑白、毫無反省能力的惡性循環,才真正讓人感到悲哀。

  對於文化藝術創作者而言,比創作能力更重要的,是怎樣用作品詮釋人性、關懷現實。但《低俗喜劇》卻無疑作出了一個畸形的示範。影片擺出「電影良心」的姿態,看似通片都在講電影人為本土電影的「犧牲」,但實際上是以一種毫無承擔的創作姿態去傷害電影。「純正港片」的概念被偷換成「三級片」,港式幽默被偷換成重口味、賤格與刻薄,而「電影夢」更偷樑換柱成「開工大過天」的急功近利。創作者嘲弄整個行業的玩世不恭中,並未提出思考與反省,反而以極傲慢的態度調侃業界,將電影生產的複雜狀況簡化為「資本」與「性」的交換——拍電影和「賣身」無異,而電影根本就是滿足人慾望的工具。

  整套《低俗喜劇》中,創作者自認「娼妓」。他們娛樂大眾的同時,也在充分賣弄小聰明侮辱大眾的智商。戲中角色唯「搵食」至上、全無底線,而這套戲也爲迎合觀眾的惡趣味而不設下限——搞獸交噱頭、物化貶低女性、簡單粗暴地消費慾望卻不探究慾望的形成機制。一切都以最粗俗直接的方式呈現,反正人們只滿足於看過、笑過、低俗過,不必對電影本身心懷任何敬意。

  《低俗喜劇》宣稱「不喜勿看」,但這種將「低俗」的選擇權直接交給觀眾的態度,也正表現出創作者的不負責任。文化藝術有引導大眾審美的作用,因而生產一部提供低俗快感的作品,本身就是助長大眾的惰性。在香港這座根本不拒絕「低俗」、甚至刻意追捧「低俗」的城市,創作者更能利用人們跟風追逐本土文化身份的心態,將「壞品味」與「港味」劃上等號,讓人錯覺「三級片」才是港片救星。

  港產片的魅力,源於通俗卻不該止於低俗,無的放矢地消費粗口與性,只會令當下港片缺失底蘊、缺乏對社會矛盾深入解讀能力的形象進一步惡化。故而,拒絕「低俗」是我們面對「港片」時應有的態度。

「反大陸化」背後的狹隘與恐懼

  《低俗喜劇》的面目很「本土」,但它真正的戲劇衝突卻是「合拍」,是杜汶澤怎樣從大陸人身上拿到投資。正是利益的現實原因,導致香港在大陸面前愈趨被動、主體性日益模糊。大陸人由昔日的窮親戚變成今日的金主和老闆,令香港人始終意難平。《低俗喜劇》為香港人提供廉價的發洩,以極富羞辱性的方式去「污名化」大陸人形象——廣西黑老大竟野蠻、荒淫到喜歡獸交,香港觀眾則在盡情嘲笑大陸人的愚昧和不開化中享受到快感。這種醜化與奚落,其實是狹隘的「精神勝利法」,力圖表明儘管港人自認「低俗」,也絕不及大陸人的荒唐乃至變態,而香港的「文明」,卻正在遭受大陸「不文明」的玷污。正如Facebook上,自由行遊客子女隨地大小便的新聞被瘋傳,完全符合片中傳達的主旨:大陸人是「蝗蟲」、是荒蠻之輩,任何令人髮指的低俗行為他們都做得出。

  港人的「低俗」,最多是爆粗,而大陸人的低俗,根本與動物無異——《低俗喜劇》中這樣的設定,反映香港人面對大陸的焦慮,早已變得扭曲。大陸可以做香港的恩主,卻無法收服港人的心,港人臣服於大陸在經濟層面的強盛,卻又決計不肯放棄精神層面殘存的優越感,這種一邊依賴、一邊排斥的矛盾關係,令港人對大陸的心態正像片中杜汶澤那樣掙扎:表面曲意賣笑,內心卻感到在「被強姦」;既不能認同大陸人的「低質素」,又在被不斷同化與浸淫。當香港在大陸這個「他者」面前,感到尊嚴流失、底線崩塌又偏偏無力還擊時,病態的中港關係便愈演愈烈。

  因而,對大陸人的形象極盡醜化之能事,成為《低俗喜劇》迎合港人心理的一種投機。彭浩翔有小聰明卻沒有大承擔,他很清楚貶低大陸人在本土有「政治正確」的效果,能讓港人「自我感覺良好」,卻也無形中展示出香港社會最狹隘、最投機與最虛偽的一面。杜汶澤之於大陸「阿燦」,不但沒表現出道德優越,且兩人的唯一區別只是「阿燦」手中掌控更多資本、話語權、和主見。

  片中的大陸老闆完全按自身口味,去打造港產三級片——這個設定的吊詭在於,整套電影看似消費、戲謔、意淫了大陸人形象,但實際上就劇情而言,消費、戲謔、意淫的主導權根本就掌握在大陸人手上。香港認為大陸缺乏文明,而在大陸心目中,香港是怎樣的形象?——彭浩翔回答你,是「三級」。

  當一個土大款想來港投資拍港產片,他腦海中只能想到拍「三級片」。彭浩翔用這種設定,為香港的文化形象作出令人心寒的註腳:「香港製造」等於「低俗」、港片等於「三級」、不是大陸在香港心目中地位低下,而是香港在大陸心目中太過廉價。當我們冷靜反思香港今時今日的語境時,便會發現整個環境的確如此。大陸人來港炒樓、買名牌、進戲院看三級片,香港只能滿足他們膚淺的、物質的、消費的需求,但本土文化的輸出上卻很蒼白。大陸人想看港片,當然不是因為珍重其人文價值,因為如今港片能引以為傲的,只剩下戲院分級、粵語粗口、和享受「低俗」的自由。

  《低俗喜劇》中杜汶澤屈於淫威向黑老大妥協,不單是為「利」,更是出於恐懼。他的角色形象恰恰照明了當下中港矛盾中的焦慮癥候——無論是「反大陸化」的熱烈,還是反國民教育的堅定,港人作出判斷的基礎都是「恐懼」。人們恐懼「被整合」、「被洗腦」,就像片中杜汶澤恐懼被迫去和騾仔交媾,并堅信一旦「被大陸化」,隨之而來的會是天誅地滅的恐怖災難,而港府面對中央壓力,則一如杜汶澤的逢迎、怯懦、與妥協。或許這樣一則寓言,反而能令人懂得,狹隘而毫無反思精神的「恐懼」,只會令香港在中港關係中更被動不安、失卻理智、並無益於建構新主體性。

  香港也好,香港電影也好,都需要以智慧去探索積極、進取的生存空間,重塑符合當今語境的自我形象和自我意識。港產片作為本土文化產品中的核心資本,更應為觀眾提供健康的審美和省思現實的人文關懷。唯有如此,港產片才會再度煥發出它的生命力。

網絡評論

比賽結果及得獎作品公布後,賈選凝文中的論點和論調都引起香港網民的反感,很多人撰文反駁,更令人質疑該獎項。有網民在facebook舉行「媚共踩港人影評奪金獎!一人一信投訴藝發局!還納稅人五萬!」活動,呼籲網友致電或電郵投訴藝發局。[4]

反駁論點

從立論方面,網民及評論人主要認為《低俗喜劇》開宗明義以「低俗」為賣點,而賈選凝卻以「文藝作品」的角度作批判,是選錯對象,就如「批評叉燒飯太多叉燒、功夫片太多功夫情節」。[5]另外,電影中由鄭中基飾演的大陸人為一暴發戶,但賈選凝則認為羞辱和「污名化」大陸人,網民認為她是神經過敏或自卑心作祟。亦有人質疑她對本土認識流於片面,認為一個非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未必能真正理解本土文化。

質疑背景

網民發現她來自北京並任職《文匯報》,加上她的論調包含大陸殖民者思維,又認為她批評醜化大陸人的內容是出於和諧目的,因此引起她是五毛的指控。

網民亦翻查賈選凝之前的文章,發現她之前亦經常評論香港。她曾批評香港有太多新聞自由被濫用,認為「多少偽善和違反專業的新聞操作,都以『新聞自由』之名,誤導讀者」。[1]她又指梁振英當選行政長官後,僭建事件被無限放大。她亦曾評論彭浩翔導演的另一套作品《春嬌與志明》,批評戲中「污名化」內地角色,例如「胸大貌美、青春靚麗」的北京空姐,卻輸給「講粗口、抽煙的大齡港女」,又認為「北上是港人負擔不起的自我意淫」,如電影中的北京姑娘「比港女內涵世故」,港男的智商情商只能與港女匹配。[6]

另一邊廂,她曾大讚被視為侮辱泰國人的大陸電影《泰囧》「為歲末過於沉重的國産院綫帶來了通俗笑點,讓觀衆終於看到一套不那麼苦情陰霾的喜劇片」[7],被陶傑林忌指出她幼稚和雙重標準。[8][9]

有網民發現她曾參加2010年鳳凰衞視中華小姐環球大賽選舉,以及出席六四燭光晚會。[10][11]

疑私相授受

有指藝發局評審過程中,懷疑有利益衝突,因為六名評審中的其中兩位為《亞洲週刊》總編輯邱立本及藝發局藝評組主席林沛理,都是《亞洲週刊》的專欄作家,而獲獎的賈選凝同樣是《亞洲週刊》的專欄作家,黃世澤陳雲均質疑評審過程是否公平公正。[12][13]

《低俗喜劇》劇組回應

導演彭浩翔

彭浩翔在facebook留言回應事件,指「我認為香港精神是多元與言論自由,因此人棄我取集中補白。你認為低俗是垃圾,我認為打壓低俗是剝削言論創作自由的下斜坡」,又表示「對不起,我成長的環境,教會我不該為了生活安逸而閉嘴,我不反對合拍片,但我反對香港只有合拍片」。[14]

杜汶澤

杜汶澤首先在facebook留言回應事件,指

首先恭喜賈小姐得獎, 亦感謝閣下買票觀看低俗喜劇. 無暇拜讀妳的藝評, 深感抱歉. 祝福妳有天能放開懷抱, 活得快樂! 所謂"咩人睇倒咩嘢", 蒙羅麗莎的微笑, 快樂的人可能看到她對著你微笑, 自卑的人卻覺得她在恥笑你. 至於蒙羅麗莎她本人...... 佢理九得你!
[15]另外他再留言呼籲網友別再罵賈選凝,但暗寸藝發局:「請大家別再罵那位賈小姐吧!香港政府真陰毒,細路都唔放過,頒個獎比(畀)佢,鼓勵批鬥。感謝藝發局,令我越來越珍惜僅有的言論自由和創作空間。」[16]

其後杜汶澤接受D100鄭家富訪問,他形容這次事件為「五毛變五萬」。

杜汶澤之後在facebook宣布,「有見近年香港文化蒼白」,將在3月2日及3日一連兩日於淘大花園影藝戲院再次上映兩場《低俗喜劇》,呼籲「如欲超越精神勝利的香港人」買票,門票所有收益不扣除成本,全額撥捐精神健康基金會,擺明車馬抽水[17]

其他圈中人回應

  • 黎明:黎明表示未有看過《低俗喜劇》,對於賈的評論贏得藝發局五萬元獎金則說:「踩完罵完就有五萬元獎金?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看看有什麼方法取走該五萬元,幫她捐給公益金。」[18]
  • 黃百鳴:我不是十分認同,彭浩翔今次聲明是要拍低俗,那並不代表所有香港人都低俗。這套電影很有娛樂性、很有趣笑,電影純粹是娛樂觀眾,我不覺得彭浩翔本人有這種想法。[19]

藝發局回應

藝發局就外界質疑發表聲明,指參加者參賽時只需提交簡單資料,毋須提交任何個人履歷,另外所有參賽文章以糊名及打印本交予評審團,故評審團不會得知參賽者的身份,只根據文章的質素進行評分。評審團經首輪獨立評分及評審會議後,選出金、銀及銅獎得主,並一致同意有關的得獎結果。至於獎金金額,藝發局表示獎金吸引是為給予藝評寫作應有的重視。

聲明末段指出,「ADC藝評獎」的設立希望拓展藝術評論的讀者群,故要求參賽文章以大眾市民為目標對象,啟發大眾對本地文化藝術的思維、發掘新觀點,並以富趣味及生活化的方式,引導讀者思考文化藝術與自身處境,以至與社會價值觀的關係。[20]

賈選凝回應

賈選凝在事後接受訪問時表示,寫這篇影評的出發點是「希望港產片更好」,「愛一個東西你才會去想著它,批評它也是想為它好」。她說彭浩翔是她非常尊重的一位導演,「影評只是就作品本身而論,也是一種與導演對話的方式,沒有任何個人攻擊」。

談及彭浩翔關於「合拍片」的意見,賈選凝表示她在影評中並未談及太多關於合拍片的話題,「我著重討論的是港產片,我期待有更好的電影。比如,《低俗喜劇》中的男主角是一位電影人,那麼在處於困境時,他為拍電影付出什麼樣的努力?這個『戲肉』的故事,影片卻沒有講完整。」對於片中的粵語粗口,她表示「符合現實與笑點」,「但電影不是只有低俗,是不是有其他的可能性?這個故事是不是可以講得更好?」。

對於有批評指賈選凝並非香港人,看待香港本土文化不盡客觀,賈選凝表示「我2009年來到香港讀研,然後留港工作,生活中也是講粵語。我不是隔著文化去看」。[21]

她在另一專訪中,指她以大陸人身份得獎是她的一種「原罪」,如果因而遷怒於她就無話可說,而她對外界不滿她批評本土電影低俗化則認為「坊間有此不滿,是否代表我講中了?」。她亦強調自己跟評審之一的林沛理「不close」,「正因為不close才合照」。[22]

改圖

註解

  1. 1.0 1.1 明鏡新聞網:賈選凝:香港新聞霸權的偽善
  2. 蘋果日報:北京女奪藝評獎 斥《低俗喜劇》辱內地人,2013年2月26日
  3. 3.0 3.1 ADC藝評獎:結果公布
  4. Facebook活動:媚共踩港人影評奪金獎!一人一信投訴藝發局!還納稅人五萬!
  5. 殺破狼:香港文化,你賈選凝識幾多?
  6. 蘋果日報:賈選凝斥港新聞自由被濫用,2013年2月27日
  7. 亞洲週刊:《泰囧》票房奇蹟啟示錄 .賈選凝
  8. 輔仁網:賈選凝大讚侮辱泰國人的中國電影《泰囧》
  9. Sharp Daily 爽報- 20130227 - 爽論:大陸戲《泰囧》侮辱泰人又如何?
  10. 高登討論區:[J圖] 5萬女賈選凝係落選「華姐」
  11. 高登討論區:賈選凝都有去六四晚會,支持平反六四
  12. 蘋果日報:黃世澤:藝評獎私相授受出賣香港,2013年2月27日
  13. 蘋果日報:藝評獎疑自己人益自己人 兩評審與得獎者同與《亞洲週刊》有關,2013年2月27日
  14. 蘋果日報:彭浩翔︰打壓低俗即削自由,2013年02月27日
  15. 杜汶澤Facebook:首先恭喜賈小姐得獎
  16. 蘋果日報:杜汶澤fb暗嘲賈心中有鬼,2013年02月27日
  17. 明報:《低俗喜劇》乘是非加映慈善場(新浪香港轉載),2013年3月1日
  18. 主場新聞:黎明新金句,2013年2月27日
  19. 蘋果日報:黃百鳴撐彭浩翔,2013年2月27日
  20. 主場新聞:藝發局:評審團没偏頗賈選凝,2013年2月27日
  21. 南都網:一篇影評引發的風波
  22. 蘋果日報:賈選凝︰大陸人身份係原罪 杜汶澤︰佢令我聯想起烏蠅,2013年3月3日

外部連結

網絡評論

傳媒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