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呼吸時想妳,高登會員,甜故作家。現以改為"Humans of Mong Kok"[1]的簡稱HOMK(高登會員編號:103780)繼續創作。(但目前不了了之)

個人簡歷

於2008年9月8日發表的一篇以家姐被炒潮文為基礎改編而成的故事。[2]起初以甜故作招來吸引讀者,後來因其精采的文筆與絲絲入扣的劇情以及豐富的想像力和創意贏得一眾高登會員的好評,更招來一群喜歡他的作品的粉絲。

原文

此文於2012年發表。[3]文中多番加插高登和網路上經典的事情與金句,不少讀者對此種開創先河的創意讚不絕口,更對高登人無限的創意感到佩服。

雖然文中多番加插毫無關聯的潮文,但作者明顯經過心思熟慮在劇情的編排上花了不少心思,整文文章閱讀起來出奇地通順,劇情更峰迴路轉,結局更是反高潮,於高處把整篇文章結尾,充分顯示出作者在筆下的功力。感人的結局令作者再次受到讀者們的讚賞,有人更認為這是高登近年最好的一篇文章。


我從小就和我的姐姐感情很好。

三十歲的她還是個處女,我經常問她,妳長得那麼標緻,為什麼我從來都沒見過她拍拖?

她每次總是尷尬地回答我,其實她心裡喜歡上一個男生很多年了,自己對其他男生已經沒有興趣

我便問她,為何不試試倒追那男生呢?畢竟現在也是個男女平等的年代。

她每次都是深深的望著我的雙眼, 然後輕嘆一聲,說: 我和他...沒有可能的...

她雖然己過三十歲,但天生一副娃娃臉,看起來就像廿五,廿六歲似的...

一米六嬌小的身形,跟她胸前的偉大不成正比

我小時候就曾經偷偷地量過她的胸圍,得出的尺寸是三十五丁...那時她還二十不到......

一雙擁有完美曲線的長腿和又緊又俏的屁股 恰巧我也在那裡的一間投資銀行上班,

我便經常順路載我姐姐上班,

午飯有空時更會一同吃,日子一直過得很平靜

姐姐工作的那間名店不時有很多名人光顧。

她在那裡工作了很多年,已經是一位高級售貨員了。

多年來,姐姐也非常努力的工作,所以經理也很看重她。

而且她的工作收入穩定,所以也從來不用擔心生活的問題。

在她工作的多年來,她很少會被客人投訴;反而和不少名人客戶關係不錯。

早一陣子,明星關小姐走進她的商店購物,姐姐很有禮貌地將新商品介紹給他、還有給她折扣;

但關小姐反應冷漠。恰巧,商店的另一面有三四位來由中國的客人,說話很大聲。

關小姐有點不悅,她要求將店鋪關閉一陣子好讓她自己一個買衣服。

但由於政策關係,除了是大名人、還有很多記者的時候之外,公司一向絕不能隨意關店讓人購物。

但姐姐看到關小姐的臉色黑黑黝黝,亦致電一下老闆能不能破例讓她購物一下;

但老闆堅決不許,最多也只可以給她多點折扣。

當時關小姐對我姐姐語氣很差,還把我姐姐罵得狗血淋頭。

還說她買一次衣服的支出比姐姐工作多年的收入更多…

姐姐不敢得罪她,所以只敢向她道歉。隨後關小姐便離開了,

姐姐也先向老闆作備案,老闆了解情況後也沒有追問下去。

兩日之後,姐姐接到老闆的電話說有顧客投訴她;

指有人投訴她態度非常差、不顧及客人感受。

依照公司政策是不可以追問事件內容,但我姐姐猜想得罪過的客人員有關小姐一位;

老闆亦只對她訓話了事。

幾天之後,關小姐又到那裡購物。這次關心妍和一位穿著西裝的朋友一起前來,

幸好當時整間店鋪也沒有其他客人。不過姐姐怕生事,所以請求了另一位高級職員去招待她。

但穿著西裝那位堅持要由我姐姐招待。關心妍便開始作弄姐姐,

一直要求要試身,但她說架上的衣服給其他客人試穿過不衛生,就要求給全新的貨物她試。

雖然公司也是不許的,但為求不要生事,也照樣做了。

開了三四件新衣服後,她依然說不買。然後姐姐向她道歉,

解釋公司是不可以買新包裝試穿(當然姐姐知道關心妍一直在作弄她),最多也是給多點折扣她。

那穿西裝那位說:「言下之意你指我們沒有錢買你們的衣服?」

姐姐一面解釋一面道歉,但他不聽;罵了姐姐十幾分鐘也不罷休。

其他同事那時亦去幫忙我姐姐,也一併罵下去;

之後其他同事便告知老闆,和她再次備案。

不久後,姐姐連續收到兩封警告信,之後更收到解僱信,姐姐成為失業大軍的一份子。


那天晚上,我如常工作至深夜歸家,卻看見姐姐坐在我沙發上啜泣

姐姐有空時會幫忙清理我家,所以我也把我家的鑰匙給了她一根。

我緃然是累透了,也得提起精神安慰我姐姐: 姐姐妳怎麼了?

然後,她便如江水東流般把關小姐令她失業的事一一道出來。

說畢,她便一直在大哭,我一盒全新的面紙都給她用光了。

我按耐不住,最後走到她的旁邊輕拍她的香肩,說:姐,妳不要那麼難過了...

她二話不說地抱著我哭,頓時讓我很不知所措

我唯有雙手生硬地輕掃她的玉背

沒多久...我便聽到哭泣聲慢慢轉變成急速的氣喘聲...

我心生奇怪...於是把她往外推開一點點...

只見她面色通紅...一雙滾滾的大眼睛有點害羞的看著我...

然後有點忐忑不安...我見她想開口說些什麼似的...但是又吞吞吐吐

最終她也鼓起了勇氣說出來

"呀俊..."


"呀俊...姐姐一直喜歡的男生...其實就是自己的弟弟...

姐姐真的很喜歡你!可能你從今開始就會覺得姐姐是個變態

更可能從今開始便疏遠姐姐...

但我到了今天只想把自己的心意說給自己喜歡的男生聽...唔..."

我毫不猶豫地吻上姐姐那紅得要滴出來的朱唇...

只見她一開始生硬的回應著我的熱情

繼而努力地學著我舌頭走動

最後更反客為主,我被她按在沙發上激吻!!!


姐姐火熱的吻令到我欲罷不能

我一邊貪婪地吸吮她的舌頭,品嘗她香甜生津的唾液

一邊雙手不安份地在她的身上遊走

然後我一轉身把姐姐反過來壓在我的身下

我繼續激烈地吻她,咬她的舌頭

她身上那套制服卻不知不覺地被我苦練多年的無影手脫掉了

她胸前一對肥大的小白兔已急不及待地跳了出來

黑色的胸罩雖然令她的胸部看起來比較小

卻增添了一份無形的誘惑

我玩心生起,兩指夾著她的bra帶輕輕彈了一下

姐姐輕呼了一聲,臉色顯的更加潮紅

她嗔道: 嗯…好弟弟…你壞死了……

我聽到這句話有點哭笑不得

雙手更加大力地搓揉她的美乳,

然後說: 那我是好還是壞?

我不讓她回答,直接封著她的雙唇

舌頭不停在她牙齒和口腔內打轉

我把姐姐的胸罩脫掉

我愛死那對碩大的小白兔了…

姐姐的美乳不斷被我玩弄得不似波形

她的乳頭已經變得很硬了,

我一只手有點依依不捨地離開她的一邊乳房

向她的叢林深處進發

一摸之下不得了

源源不絕的淫水像告訴我她現在爽死了

我把她的內褲脫掉,那是一條深藍色,帶有一些喱士的內褲

我的右手不斷揉搓她的陰蒂,另一只手也沒有閒著,

兩只手指輕輕轉動她的奶頭

另一邊廂舌頭也在瘋狂吸吮她另一個奶頭

“嗯…呀….好弟弟…愛我!姐姐永遠是妳的!呀….呀俊….吻我…..嗯…..”

隨著姐姐的呻吟聲不斷,此時我已經蓄勢待發了…

不過我還是要玩弄她的雙腳一陣子

從小我就有一種介不掉的戀腳癖

記得中學時期我經常偷姐姐充滿腳汗味的襪子在房間自慰

那種學生妹的腳汗味真的很懷念

現在回想起來使我倍感興奮!

“姐姐…我來了!”

碩大的龍根慢慢進入了姐姐的身體

姐姐的指甲深深地陷入我皮膚內

隨著一聲有點痛苦的呻吟

點點落紅散落在我雪白的沙發上

姐姐終於成為了我的女人!

從前幻想的情境今天居然成為了事實!

我太興奮了!我征服了自己的姐姐!


活塞運動緩慢地進行中,我可是非常的憐香惜玉

姐姐有點痛苦的表情隨著我的動作而開始變得享受起來

“呀…嗯….” 令人熱血沸騰的嬌喘聲自姐姐的口中發出

我動作不斷加快! 呻吟聲也叫得愈來愈大

“呀俊…呀…姐姐很爽…..呀….我不行了….”

姐姐第一次高潮居然這麼快便來了

我的龍根還如箭在弦上,當然不能放過她

我把她反過來, 從背入式插進去……

不斷的抽插令姐姐的高潮又一浪接一浪

屁股的碰撞聲與抽插而成的淫水聲組成了悅耳的交響樂

“姐姐,我在裡面射了!”

“嗯…好弟弟…讓姐姐懷孕吧!!...嗯…我要替弟弟生孩子!!!”

億萬千孫全部被我射進姐姐的體內

那天晚上,姐姐一共來了五次,我卻只射了一次。蝕了。

電話的鈴聲響起…”喂?怎麼了?嗯,好的,等我一下,我現在過來。”

看著在我旁邊熟睡的姐姐

我慢慢地穿上衣服

然後駕著我的SLK駛往關小姐的家。


“你來了” 關小姐一開門看見我,頓時笑容滿面

“妳知道我姐姐被解僱了?” 我木無表情,冷眼地看著我面前的關小姐

關小姐從櫃子裡拿出兩隻moet & chandon的酒杯, 倒進八二年的beaune

“要不要喝點酒?” 關小姐依然笑容滿面

但我並沒有理會她,重覆了一次剛才的句子

“妳知道我姐姐被解僱了?”

關小姐一改語氣,她輕舔杯裡的紅酒,雙眼忽然變得嫵媚起來

“我當然知道,是我叫那間店的老闆把她解僱掉的”


“為什麼?” 我努力控制著自己的怒火,慢慢盤問眼前這個妖豔的女人

“你不覺得你忽略了我?每天你都和你姐姐出雙入對,

你有理我感受嗎?我把她逼離太古廣場,也不過是想你能抽多點時間陪我而已…

我為什麼不去ifc,不去harbour city,偏要去pacific place購物?

我就是想你要找我的時候,我能第一時間出現在妳面前呀!!!

現在你就像跟你姐拍拖,而不是和我拍拖!!!

我只是一個想被你寵愛的小女人…因為你…我歌也不想唱了…工作也不接了…

人們都快把我遺忘了……”

說著,關小姐已哭成淚人,她衝過來攬著我,把滿面眼淚鼻涕亂糊在我那件dunhill的襯衫上……



關小姐的身型和我姐姐很像,都是屬於嬌小的一類

她的乳房雖然也算大,但也比我姐姐小了一個碼

我真正迷戀的,是她光滑如絲的一雙美腿

她的腿比我姐姐更長,更幼,而且沒有多餘的贅肉

剛才只射了一次的不快感,現在只想全都發泄在關小姐的身上

我一手把桌上的東西全都掃落在地上,

另一手把關小姐輕盈的嬌驅放在上面

我不斷舔她的腳指,她一定是有準備,腳上沒有臭味

反而有一點點沐浴後的玫瑰香,但我卻更喜歡女人剛穿過鞋子的那種焗汗味

關小姐知道我迷戀她的腿,毫不吝嗇地任我凌辱她一雙美腿

她的腿就是我和她認識的一個標記

那時公司剛剛出了一個roadshow, 我也是策劃的一員

關小姐是公司邀請的嘉賓,當時我就被她迷人的雙腿迷住了

為了精服她的腿,我開始對她展開猛烈的追求

順理成章,我這個高大英俊的專業人士很快便把關小姐追到手了

我滿足地褻玩完她的一雙腳

然後轉移陣地開始狂攻她的嘴唇

無影手又開始出動了

我把她身上的一件印有裸女圖案的加加加大碼汗衫脫掉

此時的我真的血脈沸騰

關小姐裡面居然是真空!

我粗暴的發泄著,

當中有我最原始的獸慾

也有我對她宣泄著我姐姐被解僱的不滿

我把褲子脫掉

用力將她的頭往我那粗壯的龍根壓下

忽然我的手摸到她我頭上有一缺凸了出來

我便問她:妳這裡怎麼了?

她有點不好意思的道:

我在英國求學時曾遇過性格衝動的男同學

有次舍監開生日派對, 有個男同學可能喝了點酒

不僅向我示愛, 又要求我一起上房

當時只有15歲的我一口拒絕

怎料竟被對方捉住頭撞向牆,所以現在我的右邊頭顱仍是凸起……”

"呀俊..."關小姐續道,

"我很喜歡你的粗...暴, 但我也想你好好疼我!我永遠都是妳的!

你對我怎樣我都沒所謂...就是不要打我....

我一直覺得...打女人的男人很沒用

是懦夫的行為...現代的女性不能接受這種欺壓的...

我不能接受一夜情...我對愛情的憧憬是要細水長流和專一的...

我對感情可是很認真的....請你好好愛我,那我就永遠都是屬於你的......"

關小姐實在太多廢話了...我不耐煩地用龍根封著她的口

說那麼多幹嘛?盡情地吞吐吧!


關小姐瘋狂地吞吐著我巨大的龍根

她優秀的口技讓我獲得無比的快感

我不斷用力地將她的頭向我的龍根瘋狂地壓前壓後

她小小的舌頭不停地打轉在刺激我的龍頭…

這刻的她已經完全沒有自我….只是我的一件泄慾工具

最後關頭,我急速地把她的頭往後拉開

數股熱騰騰的龍液直噴射到她的臉上

那是我故意的….就當是我向她報復我姐姐被解僱的事吧…

我用面紙一邊輕輕清潔著敏感的龍頭

一邊把我的衣服穿回

然後狠狠地向關小姐拋出一句說話:

“從我姐姐被解僱的一刻開始…妳已經不是我的女人了…”

我無情地走出關小姐的家門…

在等待電梯的時候依然能夠清晰聽見關小姐絕無意義的哭泣聲

卻不知我的無情為此已經開始向我鋪下萬劫不復的道路…

我一邊開著我的SLK回家時

關小姐依然在啜泣

一只手卻已經悄悄地撥往一個電話號碼……


凌晨三時許,我回到家中,

看著依然熟睡的姐姐,點點口水漬在嘴角上,

模樣甚是可愛

我粗糙的大手輕輕撫摸著她粉白的臉龐

往事一點一滴在我心間泛泛流過......


"呀俊!我找到工作了!我將會在太古廣場一間名店當售貨員!"

當年的情境依然歷歷在目,我還記得姐姐那時小娃兒的興奮樣子...

大學的最後一年,也是最忙碌的一年, 我卻每天風雨不改去太古廣場找姐姐吃午餐

畢業了,我這個名牌大學環球金融的高材生,

不乏大型的投資銀行高薪聘任,如大摩,細摩,美林,高盛

而我卻選了一間業務範圍只及亞太區的投資公司 - CLSA

原因,就是它位於太古廣場......


第一次出糧了,我第一個想要找來陪我慶祝的人就是我姐姐

當然姐姐也很樂意

姐姐平常很節儉,衣櫃裡一件貴點的衣物也沒有

我想她穿得漂亮點,特地去了BCBG,花了兩千多塊買了一條黑白間條的連身裙送給她

為此,我被姐姐臭罵了一頓,說我是大花同,會賺錢卻不會節省

我只是烚熟狗頭的站著傻笑,因為我從姐姐的眼神中看出,她是心裡面高興的

我急不及待要姐姐換上新衣,然後,

我發覺自己挑衣服的眼光也不錯

黑白色的強烈對比,襯托著姐姐雪白無暇的膚色,

如像一個墮落凡塵的天使


我帶了姐姐去了中環的OLE吃西班牙菜

貪那裡的食物夠特別, 而且裝潢也很有風味

姐姐一坐下來,眼睛往餐牌一掃,

臉色又開始不悅了

“呀俊,我們不如走吧…” 姐姐小聲地道

“都坐下來了,為什麼要走?” 我有點哭笑不得地說

“這裡呀…沒必要吃那麼貴吧…” 姐姐的小婦人脾氣毫無保留的表露出來

“姐姐呀….來這些地方,是吃氣氛的…況且這裡的食物也很有特色的”我嘗試解釋給她聽

姐姐苦口婆心地說: “唉, 怎麼跟你說你總是不明白?

這樣吧, 我不直接回答你, 我用例子說給你聽……”


我有一次出去吃東西看見兩家餐廳,一家是吃潮州粉麵 一家是吃車仔麵的

潮州粉麵的那間可以在店門口看見菜單和價錢, 連飲料/加菜還要加多少錢都有列明

車仔麵的只能進去店內才能看見

因為我很久沒吃車仔麵 所以選了車仔麵

我的習慣是不列明價錢的餐館一概不去,可是這次是例外,唉,一次好慘的例外呀!


進去那間車仔麵, 看了看餐牌, 吃粗幼麵要$9 公仔麵$11

貴的餸$6 便宜的要$5

我平常都是點三個菜的, 加起來已經$28了, 還沒算飲料的$11

如果我這樣的話, 結帳一共要$39

我又一看,這間餐廳又不是很乾淨

我問店員有沒有便宜的,他說$10可以吃腸粉或粉果

我馬上走了

然後我便去了另外一間吃潮州粉麵, 雙拼面+油菜+飲料 結帳$35

還吃了美味的豬肘,有三塊半個拳頭大的豬肘

上面說了甚麼 自己參透一下吧。”

說罷姐姐用很不屑的眼神望著我,更哼了我一聲,

我無奈地說:妳都是想叫我不要亂花錢吧...."

"不是!"姐姐很認真地道


"我只是想告訴你,

看見貴的餐廳,即使你已經坐了下來,

也是可以即走的。"


我發自內心的笑了,

過往的點滴成為了我最寶貴的回憶

我的幸福,全部都是來自我這個傻姐姐

脫下鞋子,我擁著姐姐

安穩而甜蜜的睡著了……


鏡頭一轉

一個穿著筆直西裝的中年男子步進關小姐的家

“你來了?” 關小姐淡淡的道

“他來過嗎?我嗅到精液的味道” 西裝男子說

“要你管!” 關小姐冷冷的回答

“妳還做不了決定嗎?我才是真正愛妳的人!而他,只不過在褻玩妳而已……”


“就算他只是在褻玩我….就算他只當我是一件泄慾工具…也比你好多了!至少,他不會打我……”

“還痛嗎…??”西裝男子一只手往關小姐右邊頭顱伸過去。”相信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要碰我!” 關小姐往後退了一步。

“妳還是放不下他呀……” 西裝男子不憤的道。

“算了…

他剛才跟我說,我再也不是他的女人……”關小姐又開始啜泣起來。

她接著說:“我想你幫我做一件事,完事後我就是你的人”

說畢,關小姐把頭靠往西裝男子的耳朵旁邊小聲說話

“哈…哈哈,愛之深,恨之切呀!

好,我幫妳!雖然得不到妳的心,但只要得到妳的人,我也就滿足了!”


自從我和姐姐的關係確立後,姐姐順理成章成為了我的女友

她被解僱後索性呆在我家中當我的煮飯婆

日子過的相當美滿而幸福,晚上更是顛龍倒鳳,夜夜笙歌

這天我沒有開車,半夜下班後獨自步行回我羅便臣道的家

電話的鈴聲響起了,喔,是姐姐打來的

“喂,呀俊,我有一個好消息想告訴你聽…你可不要太興奮哦!”

“呵呵,說吧,有什麼好消息……”

突然一聲刺耳的剎車聲在我耳邊響起,一輛白色貨車停在我前面

兩名蒙面人自車箱內走出來,

他們用毛巾唔著我的嘴巴…一陣奇異的味道傳入我的鼻腔內

我便迷迷糊糊地昏迷過去

然後被蒙面人拖進車箱內

手機因我的脫力而掉落在地上

“呀俊…你聽好了哦…我懷孕了!你快要當爸爸了!喂…呀俊???......”

電話的另一邊那有呀俊的聲音?

傳回去的,只有一陣汽車急馳的刺耳聲……


我醒過來,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捆起來,口很渴,無情的陽光刺得我雙眼都不能張開

“老闆,他醒了” 一把沙啞的男人聲傳入我的耳朵中

一個黑黝的身影緩慢的過了來

我努力地張開雙眼,一個穿著筆挺西裝的中年男子傳入我眼簾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 我無力地問他

他沒有正面回答,反問我:”你愛關小姐嗎?”

我沒有回答他,只聽他繼續說:”我,比你,比誰都愛關小姐,

可就是你把她的心偷走了,然後狠狠地將她拋棄了!

你這個他媽的人渣!”

“哼,這是我和她的事,又與你何干?!有種別叫那麼多人抓我!來呀!和我單挑呀!”

“好,你想打,我就姑且陪你玩玩”說罷,西裝男子吩咐手下把捆綁著我的繩子解開

我二話不說地衝過去,然後想一拳轟進他的臉上。

可是我的動作在他眼中就如烏龜般,我自以為很猛烈的攻擊被他輕易地避開了

接著反被他一拳轟到地上,脫水與乏力的感覺讓我不能站起來。

“你想打,來呀,站起來呀!我好像忘了告訴你,我有去健身,也學過幾年泰拳的。”

接著,西裝男士一只手按著我的頸部

“你叫呀俊嗎?” 他邊說邊從褲子裡掏出一把瑞士軍刀

然後,他用刀子狠狠地由我的臉外刺穿我的口腔

劇烈的痛楚令我不由自主地慘嚎:“呀!!!!!!!!!!!!!!!!!”

我已經痛昏了,西裝男子還不滿足,直往我臉上連劃十多道刀痕….

滿臉鮮血的我已經昏厥了…相信相熟的人也不會再認得我…

“呀俊嗎?哈…讓我看看….你現在哪裡俊了?我操你媽的B!!!”

西裝男士像瘋了般大笑起來,那笑聲在我聽起來份外刺耳…

“他現在這個樣子,怕走出街也嚇到人了,

人來,把他扔下山,不要讓他的樣子嚇倒人!!!哈哈哈哈……”

半昏迷的我已經再無力反抗,直直被人扔進深淵中……


若干年後

“謝謝妳的惠顧,歡迎下次光臨!”

一個中年的女售貨員在太古廣場一間名店內正笑容可掬地向她的顧客說再見

但只要細心就不難看出,笑容背後的眼神卻隱藏著無盡的哀傷……

“媽媽!我放學了!”一個約八九歲大的女孩走進店內

“寶貝,等我一下,我也快下班了。”

“嗯!”女孩欣然道

“媽媽,”

“嗯?”

“其實我一直都想問妳了….究竟爸爸去了那裡?”

“哦….

爸爸去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他總有一天會回來的,不要胡思亂想了,知道嗎寶貝?”

“嗯…知道了…”

可不知這個中年女子每個晚上都在偷偷地啜泣,

不停在心裡問:”呀俊…你究竟到了那裡去了……”

兩母女從名店走出來,正在準備回家

遠處,一個頭髮蓬鬆,戴著墨鏡的男子隱藏在一個角落裡

墨鏡背後,不難看出一條條觸目驚心的疤痕

很多年了…他總是站在那個位置,遠遠地眺望那對母女

直至他們離開。

“我姐姐…原來一直在太古廣場一間名店當售貨員。”

(全文完)

相關條目

外部連結

註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