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林燕妮(Eunice Lam,1943年1月31日-2018年5月31日),生於香港,是已故填詞人林振強的姐姐,香港著名女作家,素有「才女」的稱號。

林燕妮畢業於香港真光中學,擁有美國柏克萊大學遺傳學學士學位,香港大學中國文學碩士學位,香港大學中國古典文學碩士學位。1974年林燕妮開始寫作,作品眾多,不少還被改編成電影。

林燕妮於2018年5月31日病逝,終年75歲。[1]

發表數學謬論

2009年6月13日,林燕妮在《明報》發表數學謬論。2009年6月17日,高登會員「膠斯曲線撚」(高登會員編號:203408)在學術台發「[轉載]林燕妮的數學世界」一帖。不過因為他所貼的林燕妮在《明報》發表的那篇文章的截圖死圖,被個別高登會員恥笑為「黃蛙圖」,其後更「死topic」。

及後,Yahoo!知識+Yahoo!奇摩知識+會員Ivan[2]於2009年6月19日特意發問了兩條問題[3][4],一條放在數學區,另一條則放在社會話題區,設法引起更多Yahoo!知識+Yahoo!奇摩知識+會員注意。他在該兩條問題中更貼上《明報》的原版截圖,更特意用黃色螢光筆highlight著他認為最荒謬的部分:

這幅圖片其後更被視為「靈魂圖片」,因為其後網民引用林燕妮在《明報》發表的那篇文章均引用此圖。而高登會員「迷你高登」(高登會員編號:65063)亦於2009年6月20日在吹水台發「林燕X: 350^6 = 35000000, 我好委屈」一帖討論。

多次撰文反大陸化

林燕妮曾多次在《明報》撰文,反對大陸化,得到網民的讚好[5],連陳雲也褒揚她是「香港的精神貴族」。

[6]

香港和大陸文字不同

也許因為共產黨是戰鬥性的,所以治國六十多年來,文字也變得戰鬥性了。叫的士叫做「打的」,上班時去領飯盒叫「打飯」,把暖水壺去盛熱水叫「打水」。起初我還以為他們是到井裏打水。
中文本來就不精確,共產黨式中文更加讓人費思量。香港也學了好些,比方說﹕「他有機會患上癌症。」以前我們說﹕「他有可能患上癌症。」「機會」是指好的,患上癌症怎會是「機會」?「可能」是不肯定的,或會或不會,在未確實任何事情之前,應該說「可能」,而不是「機會」。

跟內地編輯爭論了半天,我說他們把「旅遊」印成了「旅游」,游是游泳的游,遊才是旅遊的遊。

在電話中各執字典,我說我對,他說他對,惱起來他說﹕「不信你去看看『中國旅游局』的招牌吧!『遊』字是錯的。」

我的字典可說「遊」是對的,理論了一陣,原來內地已取消了「遊」字而只用一個「游」字代替了「游泳」和「旅遊」的兩個同音字。連我的iPhone也沒有了遊字了。

香港跟內地用詞不同是常見的,駕駛盤他們寫作「方向盤」;房車他們寫作「汽車」;的士他們寫作「出租車」;小巴就是「小公共」;名詞仍處於一國兩制階段。

內地三十歲以下的人,一出生便只接觸我們認為很「革命式」的文字,他們是無法了解海外同胞的不了解的。

比如說「我盡可能來香港」為什麼要寫成「我爭取來香港」那麼嚴重?朋友笑著向我解釋﹕「爭取有兩種意思,爭取來香港的意思是多半不來;爭取三點半到達您家卻是設法三點半到達你家。」

我說﹕「太革命了,什麼都說『爭取』,又什麼都說『緊張』,交通擁擠便擁擠了,怎麼變成了交通『緊張』,好像戰情緊張似的。」

朋友奇道﹕「你們才寫得怪呢,什麼叫做『登樣』?校對已把你的『登樣』改成『一樣』。」我說﹕「不是啊,『登樣』即是能登大雅之堂,presentable的意思,不是『一樣』。」友說﹕「你在寫什麼?不明白。」



我們留在故鄉

香港從璀燦到衰落,是個悲哀的故事。分明是個仍然可以是個千載難逢的中華名城,卻讓政治摧毀了。香港本來是唯一保存了中華禮節及文化,同時又是國際性的城市,回歸之後,有如千金小姐讓娘家凌辱,說她﹕「你不是我親生的,你是養母的餘孽,我不疼你。」
但香港不是嬌慣的千金小姐,香港是努力的,用心做事做人的小姐。有小姐風華只因從未稱僕,從來不失中國人臉子。對懷疑自己是否親生母親的祖國,只能霧雨飄飄淚兩行。

中央領導人有多了解香港,不來的從沒來過,來過的又只到極不香港、接近大陸天水圍家庭訪問一下。連中環到底是什麼樣子的都不知道。

回歸之後,我們難望特首能像個「官」,因為殖民地時代的香港從來沒有華人有過當官的經驗。公務員團體雖然出名能幹,但他們是吏,港督才是官,吏沒有官的帶領指令,便難以像從前般發揮最佳效能。

最讓人切齒的是中央都沒說過什麼,便自我閹割的機構,自我審判的媒體。報紙沒從前好看了,新聞少得很,社評亦自縛手腳。不明白為什麼有些人那麼早便自我上吊,把有生命弄成沒生命。

亦冷笑那些人的自我閹割,分明還可以生養兩三個玉雪可愛的女兒,卻自己閹了自己,弄至斷代無後。知否那是極大的罪過,極度對不起香港?

港人努力了一百年才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萬國自由交流之處,緣何如今低首拔釵,自我抹灰,唯恐仍然是出色美人?那叫這一代青年人盼望什麼,理想什麼?那讓二十年前還是有叱吒風雲潛質的壯年人志向何存?大志變了要移民離開香港,在外國懶懶閒閒,那浪費了多少人才?沒法,現在有才無人用,無才當特首,多少人閉上眼睛,忍痛離開自己的家園不想再看下去了。

我仍然留守我的崗位,觀察一天又一天的變遷。總得有人張大眼睛看的吧,何況,大部分的香港人都無力移民,留在故鄉,那我們便一同留吧。

喪母

2014年1月下旬,林燕妮年邁媽媽與世長辭。雖然林媽媽年過90是笑喪,但林燕妮依然很傷心,她在微信寫道:「她在一月二十一日零晨三時四十五分離開了,剛好是十年前林振強離世的時間,她相信林振強會好好地接她和爸爸及弟妹團聚的,現在只有我了。」[7]

林燕妮妹妹林雁妮早於1981年因淋巴癌去世,其後兩弟林振強和林振剛也因淋巴癌先後於2003年去世。[8]其父親亦在2005年去世,而她的舊愛黃霑和前夫李忠琛亦先後於2004年及2008年離開人世,隨著她母親的離世,其同輩只餘下她一人。

病逝

林燕妮於2016年被診斷患上肺癌,之後兩年極少出席公開活動,只繼續在《明報》寫作專欄。2018年6月5日,《明報》證實林燕妮日前因肺癌病逝,終年75歲。她在《明報》專欄〈寂寂燕子樓〉的最後一篇文章「 我又見到永恆」,於2018年6月6日在該報副刊刊出。

註解

外部連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