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諷刺社民連網絡游擊組的改圖

社民連網絡游擊組,又稱網絡游擊隊,是指一批有別於一般泛民主派支持者、終日流連在網上社群、盲目擁護香港泛民主派中較為激進的政黨社民連、並以橫蠻的手段攻撃異見者、濫用言論自由、甚至破壞網絡資訊安全的網民。他們主要活躍於一些規管較少的網站如高登討論區香港人網facebook。與之相極的就是另一眾立場極端的網民五毛憤青

起源

隨著社民連的政治理念愈受認同,支持社民連的群眾亦日益增加。但樹大有枯枝,一群為反而反的網民於網絡崛起,盲目地四出謾罵親共或親建制人士,並把社民連奉若神明。至2010年1月,有社民連內鬼流出社民連內部會議的片段(見社民連企圖在民建聯擁躉網頁炸版事件),片中,當時為主席的黃毓民及與會者討論如何「激怒」更多年輕人,讓他們附和社民連的議題;有與會者更透露黨員曾入侵民建聯支持者的網誌及討論區,並有計畫地「炸網」,片中一名社民連成員形容這批打手為「網絡游擊組」[1]。這批網民在一些規管較嚴謹的大型討論區如discussuwants很快就被封禁帳號,所以他們現在只能活躍於一些尺度較為寬鬆的網站(如高登討論區和香港人網討論區)。由於網絡上消息極為靈通,這批盲目的社民連支持者成為了外界對高登討論區及社民連的主要印象。

因為網絡游擊組被指破壞網絡生態,所以部份時事評論員如劉迺強和趙善軒等均點名批評他們在高登討論區的作風和行為[2][3]

網典寫手Wagnerleung0079的版本

隨著社民連的政治理念愈受認同,支持社民連的群眾日益增加。令五毛黨入侵香港各大型討論區如discuss、uwants無有察覺,早被五毛黨攻陷。最後於2010年入侵高登討論區、香港人網和facebook,令高登網民激化。成為反社民連網民與五毛和高登網民鬧戰中常用術語。而下文及上文所說的有高登中極端反社民連網民所寫嫁嘞。而本文所寫網絡游擊隊的特色和高登網民特色也十分相似。 反社民連網民與五毛心中的網絡游擊組:隨著社民連的政治理念愈受認同,支持社民連的群眾日益增加。令五毛黨入侵香港各大型討論區如discuss、uwants無有察覺,早被五毛黨攻陷。最後於2010年入侵高登討論區、香港人網和facebook,令高登網民激化。成為反社民連網民與五毛和高登網民鬧戰中常用術語。而下文及上文所說的有高登中極端反社民連網民所寫嫁嘞。而本文所寫網絡游擊隊的特色和高登網民特色也十分相似。

特色

長時間在線

如社民連成員在片段中形容,社民連網絡游擊組的人員可以不睡覺,二十四小時對目標進行攻撃,身處外國的人員更會利用時差打車輪戰,務求盡快對支持建制派或親共人士的言論作出惡意批評。

非黑即白

網絡游擊組認為不支持社民連的人就一定是五毛左狗共膠民建聯支持者。

憤青化

劉迺強形容高登是憤青大本營,絕大部分網民於包括高登在內的討論區中都不善表達,大多的反應是情緒性的短句:如「食屎啦!」「你收皮!」「Shut up!」,「中曬Point !」,「好波呀」和最常用的粗口[4]

議論水平差劣

趙善軒批評於高登、香港人網、facebook等地的網絡憤青討論問題時不愛提出理據,甚至沒有推論。只要有人說「香港難以在中共專權下達致真普選」,網絡游擊組就會把他為打為親共,連分析、評論和意見都不去分清楚。趙氏認為香港的政治生態一旦為他們所主導,走向民粹主義,後果就不堪設想[5]

言語惡毒

網絡游擊組喜用極度惡毒的言語去攻擊不贊同社民連的人和他們認為是親政府的人士,使用狗、死全家、食屎和粗口等用語已是司空見慣,更甚者是連已去世或患病人士也不放過,如狄娜司徒華

偶像崇拜和服從社團

活躍於高登及香港人網的網絡游擊組均極度偶像崇拜黃毓民和長毛,亦十分服從其方向和指令,如2008年,立法會選舉公民黨因和社民連是競爭對手,故網絡游擊組鋪天蓋地的抹黑公民黨為藍血人和功能黨;之後公社二黨合搞五區公投,游擊組立即改稱公民黨為公投五俠。[來源請求]

手段

扣帽子

網絡游擊組多數不會正面回應反對者的論點,只會人身攻擊和對反對者砌生豬肉為五毛、土共等。曾有高登網民說:凡是(在高登)反對/批評社民連既人,都被人稱為五毛黨。其後他立即被游擊組扣帽子為五毛[6]

洗版、炸版

如社民連成員在片段中所說,網絡游擊組曾經狂炸一個民建聯青年人的blog,又曾於高登上不斷洗版。香港網絡大典的社民連網絡游擊組條目亦曾多度遭受破壞。

2010年5月,網絡游擊組攻擊民建聯facebook。[7]

起底

起底是高登慣常使用的網絡欺凌手法,曾有網民因為加入反社民連facebook群組,就被高登和香港人網起底[8]

改圖

車輪戰

惡搞

相關條目

參考

註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