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網絡大典

特色條目、特色圖片正在進行候選提名及投票,獲選的將會於網典首頁中展示,歡迎大家參與!

了解更多

香港網絡大典
Advertisement

吳君立,是一名不良巴士迷。他所管理的巴士行車記錄YouTube頻道「WZ5535 Bus Studio」、Facebook專頁「均記巴士」及其Instagram帳戶自去年起不時發出一些惡劣言論,以及他在現實生活中所作出的一些不良行為,嚴重影響本港巴士迷形象。其父母更多次包庇他,使他經常於公共交通工具上作出一些不文明行為 (如大聲喧嘩、於巴士上層隨處走動),以致遭到大量巴士迷及網民非議。吳更不時於網上「河蟹」批評他的人,更不斷以粗口指罵網民「on9」、「垃圾」,是為近年最著名的不良巴士迷。

特色

放置Tempo包裝紙巾

他過往拍攝時會使用Tempo紙巾包裝放在拍攝器材旁(例如其手機左側),並指Tempo是其頻道特色。此舉動成為巴士迷其中一個反對的原因。由於其Tempo紙巾經常被他人取走,因此他在九巴12P線首航時在其Tempo紙巾上加上一張寫上「請勿拿走此紙巾 感謝合作」字樣的紙條,惟備受多番批評後改用白紙遮蓋標誌。

使用較舊款iPhone拍攝

吳於拍攝初期使用較舊版本的iPhone手機拍攝,到2020年前半年曾經使用iPad拍攝,但表示因為iPad的問題而導致鏡頭仰角偏高。

與家人參與協助拍攝

Yinyin(即吳君立)於在城巴E21X線首航時,他在車上的行為令其遭到其他巴士迷及其母親責罵,事後有人在網上發佈影片,並就事件作出討論。

然而,他曾經偷取他人所拍攝的圖片,事後更直指該圖片由自己拍攝。此言一出,眾多行車紀錄員群起筆伐。其後他於Instagram專頁發佈了他乘坐不載客巴士的相片,於網上大受爭議。此後,其影片被大量網民給予負評及不喜歡,甚至有巴士迷在他進行拍攝期間中斷其影片。

2021年9月20日,他在九巴603A線回程首航時擅自熄掉其他巴士迷的攝錄器材,其他巴士迷為了報仇,之後也熄掉他的攝錄器材,到了平田之後,吳君立的父親出現,並責罵熄掉吳君立攝錄器材的巴士迷,不過沒有責怪導致整件事發生的人(其兒子吳君立),責罵的內容亦都語無倫次。[2]

其他特徵

  • 每次拍攝都會使用極大量BluTack(寶貼)
  • 只會用『戇鳩仔』一詞形容反對者
  • 片頭長達半分鐘,且曾使用兒童音樂

事跡

吳於2019年11月16日在YouTube頻道「yinyin bus channel」中上傳了第一條影片,為新巴111線行車片段,質素尚算不俗。

直至2020年11月,在短短一年內,也共為其YouTube影片製作了五個片頭,其中一條片頭的結尾寫上「永遠懷念@yinyin bus channel」,令人聯想到他早已與世長辭。

2020年9月24日,他上載一條縮時行車片,為九巴103線的行車片段,但影片只作出了簡單的加速及加入音樂,因此被觀眾指其製作馬虎。

此頻道分別於2020年秋季及2021年1月更名為WT4851 Bus Studio及WZ5535 Bus Studio並繼續運作。

2021年6月1日,其YouTube頻道因多次被警告而被停權及注銷,但於7月21日被復權。

2021年7月,他分別於水上的士首航日和九巴星級專線開通當日接受有線電視和無綫電視訪問。

2021年8月19日,他接受無線節目《東張西望》訪問港隊巴士巡遊時,多次望向主持人胸部。在節目播出後,多名網民惡搞此人接受訪問時的圖片。[3]


網民討論

送車尾發爛渣,不斷拍打車門

2021年3月26日,吳君立兩母子為登上已離站的城巴88R線「丹尼士三叉戟」型巴士(2312/KN4257),於銀城街拍打車門並要求上車,事後他解釋指巴士已離站但他希望乘搭,卻於數天後反口指巴士當時未離站,惹來質疑。

在並未持有禁區紙的情況下前往羅湖站禁區

2021年3月29日,吳氏以前往沙嶺墳場掃墓為由,前往當時局部開放的港鐵羅湖站,並拍攝行車片段(事前數天有鐵路迷於羅湖站被警方扣留,事後有組織呼籲鐵路迷如非必要切勿前往該站)。而於數日後的清明節正日(4月4日),其乘坐九巴61S線巴士前往和合石期間,表示會再以掃墓為由於同月15日向其學校請假一天,不出席於當天舉行的國家安全講座,並表示已透過其母親將請假信轉交予其學校。(實際上該兩天他並不需要出席任何相關活動)

於九龍灣車廠門外「碰瓷」

2021年4月25日,吳君立同其他巴士迷於九龍灣車廠指自己在等候九巴「丹尼士三叉戟」型巴士(ATR392/KZ2356)期間聲稱被欺凌而報警,而他表示他的手機亦被盜取,更聲稱自己月收入一億港元。於影片發佈後兩天,該影片的觀看次數已達16K(1.6萬),後來證實此人係活動發起者,該影片亦一度被吳君立舉報而刪除,現時已經重新上傳。[4]

無端指罵其他巴士迷

2021年10月3日,即九巴96R線免費乘坐日當日,吳與其父親當日下午到鑽石山站等候乘坐時,因吳父為了搶得頭位,及方便為自己的兒子走到巴士前面拍照,曾多次離隊再插隊,隨即被兩名中年男子及多名巴士迷指責,吳父隨後與中年漢發生罵戰,並於上車後手持手機向他們拍照。


於晚上七時許,吳氏父子於鑽石山站下車後,便立刻衝出馬路無理取鬧其他乘客及巴士迷,雙方更一度發生推撞,引致警車及多架九巴督察車到場調停,事後引發巴士迷恥笑




辱罵陽光巴士職員

2020年10月,當時正值馬灣NR331及331S線由珀麗灣客運易手至陽光巴士初期,吳君立於珀欣路總站登上一輛單層巴士前往荃灣,並將手機貼在擋風玻璃上錄製行車紀錄片,被站長要求除下後大為不滿,並表示會投訴。吳將該短片上載至youtube後隨即被大量網民批評他自私,「為咗拍片而破壞人哋公司規矩」「以為自己可以自把自為咩」云云。該短片隨後被刪除, 但已有其他網民備份後重新上載至Youtube。[5]

涉嫌偽造愉景灣交通通告

2021年5月11日,他就一場自行舉辦的遊車河活動製作一張乘客通告,「通告」使用愉景灣渡輪服務的通知修改而成,並沒有移除任何涉及愉景灣交通的相關資料。愉景灣交通於5月14日發通告澄清,吳所製作之通告為虛假通告,並表示已就事件報警處理,事件亦被《香港01》報導。[6]



不當使用珀麗灣客運租車服務

2021年11月14日,吳舉辦了一埸巴士迷遊河活動,並租用珀麗灣客運 (下稱珀客) 的其中一部丹尼士飛鏢型單層巴士。唯活動路程途經位於屯門區,由ulu Travel租用城巴而舉辦的「巴士瞓覺團」的一個停車點[7],吳於是指示司機駛向該城巴並與其合照,同時吳亦試圖招攬參加了城巴團的巴士迷進入其租用的珀客單層巴士,並開出「優惠價」收取他們的上車費用。[8]有關內容及照片均被上載至社交網站。

11月16日,運輸署收到有旅行社投訴,指懷疑有人透過珀麗灣客運有限公司旗下的租車服務,意圖招攬生意且非法載客取酬。運輸署對有關事件高度關注,並已即時去信珀麗灣客運有限公司,要求七天內提交合理的書面報告。此公告刊登後受到大量巴士迷激烈討論,懷疑是城巴的「巴士瞓覺團」主辦方ulu Travel對吳的招攬及收取上車費的行為表示不滿,並於活動結束後向運輸署投訴。不少巴士迷紛紛譴責吳的不當行為,並要求他公開作出道歉,有熟悉法律的網民表示,吳的行為可能構成無牌經營旅行社,需要負上法律責任。直至本部分完稿時,吳仍否認有關其以「優惠價」招攬上車的行為。

其父親在H2S線打人

2021年12月31日除夕晚,新巴復辦除夕倒數路線H2S,吳與其父親登上了頭車5550(RK4924)。吳於海底隧道收費廣場下車後,其父親隨即捷足先登坐在其車頭位置,同車的另一位巴士迷疑似不服氣,要求吳父讓位給他,吳父拒絕。進入隧道後,該巴士迷聲稱被吳父打(實情只是吳氏阻擋其鏡頭),聲稱吳父於排隊上車時打尖,沒有權坐頭位,大聲喝罵"yinyin老竇遲啲嚟然之後就坐上層,幾無恥?" 雙方隨即發生罵戰。

巴士抵達伊利沙伯大廈巴士站時,隨車督察要求司機暫時停下,到上層詢問是否有人受傷是否需要報警,雙方均表示不需要。

事後雙方在網上發生衝突。該巴士迷於社交網站聲稱沒有報警只是因為臨近考試,又指出吳父令他身體受傷。吳則在YouTube反駁,並指出該巴士迷的聲明加鹽加醋,毫無事實根據。

註解

Advertisement